避(bii_) 台灣人/
堆放用倉庫,久久上一次

あつトド /吻痕


▲あつトド
▲譯名使用敦&松野椴松
▲捏造&OOC?

*

   「經理,您要的文件我處理好了……」一個女孩子溫柔卻有點甜膩的聲音從門縫傳來,纖細而修長的手指略過敲門將門推開,似乎是刻意的冒失。

   映入眼簾的畫面卻超出女子的預料:「不……不好意思!」她驚呼一聲。

   敦正慵懶地滑著手機,身子散漫埋在高級黑皮製成的電腦椅裏面,如此頹廢的姿態和以往精明幹練的形象形成劇烈對比。令女子驚訝的除了敦這般失態,沒了領帶束縛的領口更叫她不可置信。「辛苦妳了。」敦微笑,接過女子手上那一疊厚厚的紙張。深灰色襯衫敞開,清楚露出他誘人的鎖骨,甚至可以看到鍛鍊得恰到好處的胸肌。女子害羞地將視線躲開敦的眼睛——他臉部輪廓立體,深邃細長的雙眼似乎藏著很多秘密,薄唇總是掛著淡淡微笑,梳得整整齊齊的綜髮更襯出他的高貴典雅。這個男人有錢長得也別緻,是公司裡幾乎所有女性都在追求的對象。

   女子似乎相當高興有機會進他的辦公室,更何況近距離接觸。懷著一顆想攀龍附鳳的不軌之心打量自己上司一番,透過眼角餘光,女子瞥見敦的脖子上有些不尋常的紅色印子——淡紅色一塊塊像瘀血的印子。想必是某個女人在跟他翻雲覆雨之後留下的吻痕;這六個吻痕宣誓敦已經有對象,所以自己沒機會了。

   事後和敦僵硬道別,女子原本害羞靦腆的微笑,在離開辦公室後化為嫉妒與憎恨。

   回到所屬的辦公室,一群女同事早已在自己座位附近群聚,七嘴八舌討論她和敦的事情,看見她悻悻歸來便紛紛湊上去尋問結果。只聽見女子咬牙切齒地說出「對方似乎已經有對象了」這宛如世界末日的宣言。 整個辦公室一片嘩然而後靜默,像被原子彈炸過一般——然而碎的不是窗外的玻璃,而是每個女同事的憧憬。

*

   「聯誼太多很煩?我想你可能覺得活著很無聊吧。」椴松作勢要把手上那罐還沒開封的啤酒往他朋友身上砸:「大半夜的開車來找我居然是來講這種事情?」因為在朋友的車子裏無法恣意移動,所以衝上去掐死坐在駕駛座抽煙的敦這個打算也就作罷。話是這麼說,對方畢竟是幫了自己渡過很多錢關的敦,只好噘嘴幫他想法子作為回報。

   「啊!不然如此這般……」湊近敦的耳旁,開始嘰哩呱啦講起自己想到的摺子。敦將視線移到椴松因為興奮而緋紅的白皙臉頰。他身上淡淡果香如今變得濃郁,和自己煙草加古龍水的味道攪和,塞滿整個車內。忍不住將口中一股菸吐在朋友身上,椴松彷彿觸電一般跳開:「很臭耶!」看他用厭惡神情捏緊鼻子,居然覺得有點可愛。「不好意思,」敦苦笑跟他賠不是,搖開車窗讓煙味飄出去。「不過要找誰呢?」將話題拉回正軌,敦托著腮幫幽幽地說:「不然你來做好了,」瞇起眼睛直視因為不合理要求而臉紅的椴松,像是盯著兔子看的狐狸:「當作之前借錢的利息,如何?」

   「……好……好嘛!只有一次喔!」  椴松將頭靠近敦的頸子,聲音有些顫抖而勉強。把唇瓣貼在敦的肌膚上。平時常嘟起的嘴唇相當有彈性,跟自己貼在臉上兩片薄薄的肉比起來,這種豐滿的嘴吻起來一定更舒服。柔順的髮絲蹭著自己的下顎,像是在愛撫一般。椴松開始吸吮他的皮膚,不時用牙齒輕輕啃咬,或者用舌頭推擠因為壓力而緊繃的肉。嘖嘖水聲從嘴巴裡溜出來,甚至還從嘴邊滲出唾液。生澀技巧將椴松還是處男的事實赤裸裸地告訴他經驗老道的朋友。

   敦斜眼看著椴松努力在自己脖子留下吻痕的模樣,不由得噗哧笑了出來。「你笑什麼啊!」停下嘴邊工作,椴松忿然瞪了敦一眼,嘴角還留著因為剛剛埋首親吻而沾到的口水,一絲絲口水牽成的銀線讓敦的脖子跟椴松的唇仍保持某方面接觸。覺得自己這樣似乎太過煽情的椴松立刻伸手將絲線斬斷。皺眉頭,把手上的口水抹在對方襯衫上面。這個莫名其妙的舉動原本是想攻擊敦的,沒想到不僅沒惹他生氣,他反而笑得更大聲。原本就很熱的臉頰因為攻擊失敗的恥辱漲得更紅更熱,「你的臉都可以當暖爐了。」敦用手揉捏他的臉,把剛剛開懷大笑收回自己招牌的微笑裡。椴松想把對方推開,但手舉到一半就停住了,生理上覺得自己的臉頰被他微微粗糙的手如此對待還挺舒服的,想了想就繼續讓他揉吧。怕自己懸在半空的雙手會讓敦起疑,硬生生指使自己雙手沿著敦的手臂往脖子探去,假裝在數自己到底留下幾個吻痕。

   敦鬆開手,抓住椴松並不太粗的手腕,有些戲謔地道:「才過一下子就忘記自己剛剛弄了幾個嗎?」讓椴松的手摟住自己的腰:「我記得是六個喔?」「閉……閉嘴啦!我當然知道!」椴松將手抽回來,原先充滿攻擊性的氣場逐漸變成一種情竇初開的嬌羞。

   他將視線移到車窗外自己家:「我想我差不多要回去睡覺了……先走囉。」一邊說一邊把手探向車門開關。「……晚安。」敦帶著踟躕,解開車子的安全裝置。

   目送椴松離去,用手撫摸仍有帶點對方溫度的吻痕。關緊車窗,試圖挽留僅剩的那一點果香。

*

   「吶,最近看起來很閒呢,我給的建議還不賴吧?」椴松晃著手中那罐啤酒,用揶揄的口吻問候坐在自己對面的友人,而後有點不滿地補上一句:「不過居然找我抱怨這種事情……這種問題要是求助於別人早就被揍囉,敦君。」

   「是這樣沒錯呢,」敦一往如常微笑著:「謝謝你。」

 
评论(2)
热度(49)
© Stigma . | Powered by LOFTER